Tuesday, September 04, 2012

民族和人类的大脑

2012年35期的三联是土耳其专版,讲述了土耳其的历史,文化和现状。 按照土摩托的说法,土耳其和中国在20世纪初是极为相似的。曾经伟大的帝国面临衰落,旧有的经济社会体制急需改革。和中国不同,土耳其的前身奥斯曼帝国是一个多民族组成的庞大帝国,在外部巨大的压力之下,整个帝国瓦解了,只留下了所谓“纯血”的突厥人和其领土。而中国则基本保留了民族完整性和领土完整性(当然外蒙古独立出去了)。

民族对于国家而言是极为重要的,它是区分我和“非我”的重要标识。所以对于多民族国家的稳定性要远比单一民族国家差。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民族在自我标识上的意义越来越减弱。人们更容易拿其它特质来标识自我。

更为有趣的问题是,人和人的差别其实是巨大的,为什么民族这样一个简单的标识会被普遍用来标识我和“非我”,而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则更趋向于利用更为复杂的因子来标识自我。这是不是由人类的大脑结构决定的? 是否存在某种机制来减弱和强化自我的标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