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9, 2012

手机微博和Dopamine

Wang Pei的某篇blogger谈到了放弃智能手机,之前新浪微薄上的和菜头也宣布放弃微博。这两件事情粗看反映的都是由于技术进步而造成的信息过载问题,英剧黑镜子中的某集(能够回放所有视觉信息的装置)反映的其实也是类似的问题。手机和微博的实质都是供给信息,很明显,绝大多数人都喜欢阅读这类信息。这是因为我们会在阅读信息的时候产生”快感“,实质就是某种多巴胺(Dopamine)的分泌。国外有不少关于social media和Dopamine关系的报道,比如http://www.computerweekly.com/blogs/enterprise-social-software/2009/11/the-role-of-dopamine-in-social.html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类还没有脱离远古的hunter模式。手机/微博阅读,游戏,本质上都是Dopamine驱动的seeking reward。手机/微博的阅读都是短阅读,更容易产生持续不断的reward。但大量同质的信息可能容易让人产生疲惫感,而且Dopamin的分泌和任务的难易程度有关。最佳的Dopamine分泌应该是在完成有一定难度的任务后分泌的。从这个程度讲,我猜想Wang Pei和和菜头远离微博的原因其实是大量持续同质信息引起的大脑疲倦。大脑需要新的,更有挑战性的刺激才能分泌出Dopamine。

从某种程度上说,人类就是一个被Dopamin驱动的,不断在升级打怪的游戏角色。当我们完成某级任务后,就必须寻找下一个更有挑战的关卡。不断重复现有关卡只能让人感到疲倦和烦躁。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