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6, 2013

娱乐时间和怀疑人生

现代生活的特点之一就是闲暇时间的大量增多。我们父母及爷爷奶奶那一辈人的大量非工作时间都用于家务劳动。记得小时候妈妈晚上回来就要买菜做饭,周末还要打扫房间洗衣服,很少有空能好好做下来休息和看电视。随着技术的发展和经济的进步,人们花在家务劳动上的时间越来越少,我们惊奇的发现自己一下子有了很多的闲暇时间。虽然目前自己手头还没有直接的统计数据可以证明中国人的闲暇时间在最近三十年里有了大量的增长,但从自身的经验和感觉判断,这一结论应该问题不大。

按照传统马克思主义的说法,由于奴隶能够提供丰富的物质条件,奴隶主才能避免亲自参与体力劳动,拥有大量的闲暇时间。正是靠着这些闲暇时间,奴隶主才能创造出“丰富的文化”,比如文字,诗歌,历法。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现代人类都是拥有大量闲暇时间的奴隶主。

但闲暇时间的增多对于人类来说是一种挑战。我很怀疑人类的大脑是不太适应这种大量闲暇时间的状态。大脑需要不停的捕捉外界的刺激,很难像基站/电脑那样做到power saving。刺激的提供可以有多种形式,电视,电影,小说,交谈以及游戏。不同的人对于刺激种类的需求也是不一样的。但可以预计的是,对于大多数人而且,“最小阻值”的刺激是最容易接受的,但过于容易的单一刺激会有边际递减的效果。因此娱乐产业的一大挑战就是不断创新,客服边际递减带来的疲倦和厌烦。

但不管娱乐产业如何创新,它所能带来的刺激在复杂度上都是极其有限的,否则无法满足最小阻值原理而被大多人所接受。但对于人类社会中的某一小部分而且,其最小阻值的阙值往往要比其它大多人高很多,特别是科学家和技术人员。高复杂度的刺激意味着长时间的研究和接受,往往会使被刺激者感到更多满足感。低复杂度的刺激往往很难带来长久的满足感,通俗的说,低复杂度的刺激会让被刺激者感到空虚,怀疑人生。不知道我这个推论是否有相应的调研数据支持?

按照《A Farewell to Alms》的观点,在人类进入农业社会之前只需要少量的时间用于寻找食物,而进入农业社会以后,人类的工作时间大大增加。如果这种说法成立,那么人类在进入农业社会之前是否发生“怀疑人生”的问题?“怀疑人生”的机制是如何产生和影响人类的呢?

Post a Comment